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奇软件 >

【专访】王净:我领养了一只,满是皮肤病的可爱小恶魔。


2020-06-12


21岁王净陆续于电影《癡情男子汉》《斗鱼》中拥有亮眼表现,这回她首度挑战偶像剧女主角,在《爱情白皮书》中饰演傻白甜的袁成美,而这是她继《斗鱼》后,再度成为经典翻拍作品的要角。王净表示,该剧最让她触动的是主角群间的真挚友谊,并自爆学生时期曾帮友人出头,结果反遭受霸凌的故事。此外,王净也向「姊妹淘」分享近来刚收养的米格鲁狗儿子「勘吉」。

【专访】王净:我领养了一只,满是皮肤病的可爱小恶魔。

相较起其他同龄演员,王净演技无疑是多变的,不管是《癡情男子汉》中霸道傲娇的洪曼丽、《斗鱼》里头楚楚可怜的小燕子、《茉莉的最后一天》沈默压抑的林茉莉…等,爬梳她历来演出的角色,重複率都不高、发挥空间大。

连这次《爱情白皮书》里头的女主角袁成美,也是王净初次挑战偶像剧里头「傻白甜」型的人设,她坦言刚读剧本时,觉得角色个性实在太荒谬。「我满讨厌袁成美的,」王净大笑,「她常常会出现一些行为,让我一边读剧本,一边内心吶喊『妳怎幺这幺呆?这幺傻啊?』」

【专访】王净:我领养了一只,满是皮肤病的可爱小恶魔。

她说,袁成美不只个性单纯天真,还是生活白痴,是煎蛋会把蛋壳丢到锅子、蛋打进洗水槽的笨女孩。一开始,王净完全无法理解袁成美的心态跟行为,直到后来与导演聊天,对方希望她尝试去相信角色,相信世界上真的有一个像袁成美这样的女孩,「我跟导演在剧本跟台词上有稍微讨论、调整了一下,让袁成美的傻白甜性格,是大众都可以接受、也是我能够感同身受的。」

其实,王净生活白痴的程度不输袁成美,她透露完全不会做菜,一度想向妈妈学习烘焙,却被劝导「能少进厨房就别进」。她说:「小时候进过厨房几次,回忆都不是很好,像是打破了几个碗,漏了几个瓦斯这样子。」

【专访】王净:我领养了一只,满是皮肤病的可爱小恶魔。

剧中袁成美是一个刚出社会的小资女,为了体验角色,王净拍摄前跑去「街口支付」公司实习,过着每天朝九晚五的生活。回忆刚踏进公司,王净说:「没人敢派工作给我,我坐在位置上东张西望,主管还走过来拍拍我的背,问我『还OK吗?』,我心想『超OK啊,怎幺没人派事情给我做呀?』」

后来王净憋不住,总不能在位置上从早坐到晚吧?她主动问主管能否安排任务给她,「最后我就被指示去贴海报、贴贴纸之类的,做一些文书工作。」实习大概两週,王净对上班族充满敬佩:「每天都做着相同事情,日复一日地维持着同样的生活型态,还不显烦躁,看起来很简单,其实很厉害。」

《爱情白皮书》除了描绘爱情,主角群间的深刻友情同样动人,王净说:「我常常觉得这表面上叫做『爱情白皮书』,其实也可以称作『友情白皮书』」她对朋友有义气,遇到好姐妹遭受不公平待遇,必然会挺身而出,也不会管是否会让自己陷入困境。

【专访】王净:我领养了一只,满是皮肤病的可爱小恶魔。

她分享刚到美国唸书时,见到好姐妹被班上同学们霸凌,「她跟我是相依为命的亚洲人,有一天我看不下去,就用很破的英文说『你们不要这样对她』,结果从那天之后,换成我被欺负。」

王净回忆,欺负她的女孩是个又胖又高大的越南女生,对方会用鄙视眼神盯着她,并将手上握着的一块钱美金纸钞扔在地上,要王净去捡起来。「我当下还愚蠢到去捡,以为她只是手滑,后来她看到我捡了,便从我手上用力扯过钞票,对我说『很好!』,然后嚣张地走掉。」

王净不是省油的灯,她打听到那个越南女生是垒球队成员,便义无反顾也报名参加垒球队,想要在运动场上跟对方一较高下。「我还记得我刚加入垒球队时,她看到我,又把手上的垒球棒丢在地上,用很高傲的语气对我说:『Would you pick it up for me』(妳可以帮我捡起来吗?)」

渐渐地,王净在球场上证明自己,「我慢慢从不会打球到全垒打,中间大家也累积感情了,结果毕业那天,那个女生就来跟我道歉。」她笑道。

近来王净生活重心除了演戏,还有她新领养的狗儿子「勘吉」。她透露几个月前在网路上看到领养狗狗的资讯,那是一只4个月大、患有皮肤病的米格鲁,且还与许多小狗狗挤在一个箱子里。

【专访】王净:我领养了一只,满是皮肤病的可爱小恶魔。

领养资讯上头写着,若一段时间没人领养,狗狗就会被送走,王净说:「勘吉就是那只有皮肤病的米格鲁,牠长得很像癞痢狗,骨头还发育不良,坐姿歪歪的,到现在都是。」王净透露,当初把勘吉领回家时,为了照顾他煞费苦心。

「他很容易害怕,一怕就会吐,还不爱吃东西,我想尽办法哄他吃药,后来听从医生建议,先替勘吉安排少量多餐,让他慢慢养成吃东西的习惯。」为此,王净还会半夜设闹钟起床餵食,食物都挑最营养、帮助发育的牌子,就是希望勘吉的状态能早日追上其他狗宝宝。

【专访】王净:我领养了一只,满是皮肤病的可爱小恶魔。

现在,勘吉皮肤病不但治好,更从小可怜变身挖洞小恶魔,三不五时把王净家里的家俱咬得稀巴烂。王净苦笑:「我上次去Vogue拍开箱文,要分享包包里的单品,在我拿起耳机,準备跟观众介绍我很爱听音乐时,镜头就照到我耳机被勘吉咬成两半,中间还有电丝悬挂在那边…」

【专访】王净:我领养了一只,满是皮肤病的可爱小恶魔。

语毕,王净还摘下她脸上眼镜递给我瞧,只见镜架上也都布满勘吉的咬痕,「我只能说,他现在是个小顽皮鬼!但很多朋友都说,我跟勘吉很像。」看着王净古灵精怪的暖暖笑脸,我心想,果真是有什幺样的主人,就有什幺样的狗儿。

图:王净提供、脸书 
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