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奇软件 >

宝爷:吸毒所带来的快乐,点滴都是被预支到透支的生命


2020-07-03


在悬崖边跳舞

为什幺要吸毒?

因为我觉得吸毒是全世界最快乐的事情,直到现在,我还是会这样说。

吸毒,可以让我在当下无端创造出巨大的快乐与满足感,快速、方便。可能简单到只需要花费吞下一颗药丸的工夫,接下来几个小时,甚至一整天,只要放点强烈节奏的音乐催化血液中的毒品,我的世界就会纯粹到只剩下快乐。

平常听起来过分尖锐、嘈杂的声响,在毒品迷幻的当下,都会让我兴奋到全身发抖。

就因为太简单了,所以我很快地就反覆沉溺于其中,愈玩,频率愈高,愈用,剂量愈大,这是长期吸毒者必定经过的过程。

这就是我说的「在悬崖边跳舞」──在吸毒的过程中,我对快感的期望值是无限的,同时,对身体能承受的临界值是无感的,只要一个不小心过量,一只脚踏出悬崖边,我的命就会直接到底,真的「爽死」了。

吸毒所带来的快乐,点滴都是被预支到透支的生命,都是高利贷,每借一分快乐与满足出来,药效过后,就要还十分的空虚和痛苦回去;因为不想还或还不起,只好继续预支,索性让它恶性循环。

不知不觉间,我的世界和我的人开始破碎,接着,一片一片地失去……清醒过后,想要把它们再一片一片地拼回来,谈何容易。这过程是一场身体与意志的漫长战争。

魔鬼的诱惑

就我自己戒瘾的经历来说,身体对毒品依赖的瘾,大概持续了一年才消失;而心里的瘾,至少持续了三年才渐渐挣脱。过程中,魔鬼会使用「诱惑」这玩意,在任何时间、任何地点,突然冒出来袭击我,只要一个不小心,所有的努力与坚持就会在一瞬间归零。

我举步维艰地哭号,都伴随魔鬼在暗处放肆地讪笑。

我很清楚自己不够强壮,必须依靠我所信仰的上帝来打这一场肉体与灵命的争战,教会和我的家人是我最重要的陪伴。心上每一道伤口的癒合,都是无数次殷切的祷告所换来的医治。这一段时期,我最大的学习是「面对自我的软弱」及「处理生命的破口」。

这样讲起来有点玄,连我自己都有点看不懂了(笑)。我讲白话一点好了,就是「面对自己,处理自己」。

人生来就是死要面子的动物。很坦然地把生命中难堪的问题摊在阳光下处理,绝不是与生俱来的人性,往往需要一些助力来促成,通常就是一些一塌糊涂的惨痛教训。

我的惨痛教训就是吸毒成瘾。

那幺,我生命中难堪的问题是哪些呢?

不追溯还好,一追溯起来……硍!还真的是好难堪的密密麻麻,多如牛毛。

从我的原生家庭亲子关係,在青春期所留下的痛苦;求学过程中经历的挫败;感情生活中,与对象间的相互亏负;职场生涯里,我做过的那些不可告人的丑陋……细数不尽。

我以为那些黑暗的不安已经随着时间消失,但它们只是蒙上岁月的厚尘,占据了一个被我刻意忽略的角落,继续真实地存在着。

很多痛苦只是过去了,并没有被解决,而是无声地持续累积着。当每一件事被回忆起,画面竟是如此清晰,我这才明白阴影面积有多大,而自己不自觉地被困在其中,不见阳光好久好久。

毒品,只是一种无效的麻痺

当时,我的教会刚开始启动一个从美国马鞍峰教会所引进的,叫做「欢庆更新」(Celebrate Recovery)的小组事工,主要目的就是针对各种成瘾的问题做处理。正在对抗毒品成瘾问题的我,很自然地就在当中寻求。

对基督徒来说,在信仰的教导中,透过祷告向上帝寻求力量是一个很重要的过程。但基督徒也是平凡人,自然也会在诸多人性当中挣扎,而忘了还可以交託上帝来处理很多自己无力面对的软弱──这些软弱,往往都是真实的自我。

在那段岁月里,我就是在「欢庆更新」这个事工里面学习、练习这个部分。

把一件件痛苦的回忆拿出来重新梳理一次,专心地为这件事情祷告,向上帝寻求在罪里的綑绑被释放,拿掉那些记忆犹新的恨,放掉那些其实很在意的怨怼。

一次又一次的回忆,一回又一回的祷告,我很清楚有许多难以承受的重量慢慢地消失了,我遇见了久违的轻鬆,发自内心的轻鬆。

渐渐地,我愈来愈清楚自己的不安已经没有那幺多了,更不需要用毒品来解决我的不安。毒品,只是一种无效的麻痺。

时时刻刻在「选择」

三年后的某一天,我受邀去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派对,同行有几个是以前一起吸毒、嗑药的玩伴。

一到派对现场,不得了!桌子上摆了好多熟悉的玩意儿:几十颗摇头丸,几十包K他命,两、三块磨粉用的K砖和几张变形的塑胶卡片,一堆捲成老鼠尾巴的大麻菸,一颗颗安非他命的结晶成品,各式各样吸食安非他命专用的水菸斗……若在以往,我的眼睛早就亮到可以射出鹹蛋超人的雷射光了吧!整夜吸毒狂欢是必然的结果。

坐在桌子前,看着这些毒品……我清楚记得每一样东西能带给我什幺样的爽快,我也记得怎幺样使用它们,可以让我进去什幺样的迷幻超人世界,在朦胧间飞上月亮,又在瞬间飘回地球。

感谢上帝,我一点都不想让它们进到我的身体,一点欲望都没有了。

我的平安够用,不需要向魔鬼预支。

跟往事乾杯

那天,我只喝了一瓶啤酒、抽了几根菸,待了半小时,跟朋友聊聊近况。大家对于我不玩了这件事都颇意外,因为我以前可是满「大只」的玩家,一个晚上至少五颗摇头丸、好几克K他命和好几管大麻,最后还要来点安非他命。

每一回玩到天亮,我基本上都是几乎脱水加神智不清的状态。

结果现在只喝啤酒?!还赶着要回家?!

最后,我在点唱机点了一首姜育恆的〈跟往事乾杯〉,其实也没人在听我唱歌,大伙儿嗑完药后,都已经开始进入意识颠三倒四的状态,此时唱这首歌,只是我自己在寂寞地宣示罢了。

下一首音乐是罗百吉的摇头音乐〈战斗〉,已经不是我的歌了。

走人,回家去。

很奇妙吧!每个人今天的模样,都是来自于过去每一天记忆的累积。

通往美丽的路,没有捷径

在经历过这段岁月之后,我并没有练成百毒不侵的神功,还是一样继续经历着各式各样的喜怒哀乐,继续在各式各样的高低情绪中摆荡着,不断地在很多痛苦中挣扎,还是有很多事情要继续跟上帝寻求,需要很多人为我祷告。

幸运的是,我学会选择用比较自我建造的方式来处理,而不是选择吸毒、自我毁灭这条看似乾脆,事实上却很无奈的绝路。

每回有人说他觉得我的发文或我做的事很正面、很阳光的时候,我都好想告诉对方:「硍!我今天的光亮,都是来自于昨天那些曾经的黑暗啊啊啊~~~」(嘶吼)

不断地犯错,不断地选择,不断地后悔,不断地割捨,不断地面对,不断地心痛。

通往美丽的路上真的没有捷径,而且人人公平,对生命诚实一点总不会错的。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从痛苦到痛快》,宝瓶文化出版
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梁嘉铭(宝爷)

生命就是不断GG的过程,
但GG只是几个瞬间的人生片断,
绝不会是全部!
即使这个世界失去温度,我们也不可以没有态度。

三十三万脑粉热情爱戴的幽默教主「宝爷」,
从黑暗跨向光明的那一夜,人生暗黑上菜。

那晚,是他人生第一次被上铐──与自由以铁笼相隔的那一刻,他下定决心告别多年来瞒着爱妻和稚女的「另一个他」……儘管过往曾经难堪,但他不避讳写出来,因为无论多痛苦,都不要失去对自己和未来的盼望。

曾经,他向母亲借了少少的二十万创业,初期四百多天,天天跟数字赛跑:愈烧愈薄的本钱令他怀疑走向美好的可能,担忧着下一张订单在哪里;终于赚钱,却被信任的人骗……细数过去,在事情看起来不费一点力之前,其实,他已经好几次几乎耗尽了最后一点力气。

他是被广大信徒奉为「幽默教主」的宝爷,「幽默可以战胜一切的XX」是经典座右铭,但这样的轻鬆来自于无数次面临低潮,在关键时刻的转念,学习自嘲。他说:「人生就是不断地收缩、用力、痠痛,然后,突然就强壮了。」

不断地犯错,不断地选择,不断地后悔,不断地割捨,不断地面对,不断地心痛……就像宝爷说,人生有很多事情是不断地在未知中探索,探索,再探索。谁也不晓得这一刻是不是一辈子的最低潮,但可以确定不管多痛,下一秒它就成了过去。
而谁知道,再下一秒是不是令人无比痛快的超美妙高潮?!

从痛苦到痛快,步步都是祝福

无论多痛苦,都不要失去对自己和未来的盼望。在事情看起来不费一点力之前,其实,我已经好几次几乎耗尽了最后一点力气。人生就是不断地收缩、用力、痠痛,然后,突然就强壮了。人生没有什幺事是吃一顿不能解决的。如果有,那就吃两顿。感动可以一辈子……快感只有一下子!梦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专心做好一件事,就是开心事。长得好不好看是天生,没得选也不必强求。活得帅不帅气则是一种宽广深阔的心念,从接纳自己内外一切的不足开始。快乐是可以从痛苦的程度中比较出来的。生命是一个轮,在时间轴上朝单一方向滚动。而轮是圆的,没有人会永远被压在底下。

本书特色

出家人不打诳语,「大宝法王」不说发愤图强努力向上的陈腔滥调励志心语。他讲的是对生命诚实、对工作专注及对生活投入,用力将事情做到底,做到自己认为的刚刚好,把日子傻傻地过下去。他写出了对待自己和看待人生的温度、厚度,更有态度。宝爷说:「每当有人告诉我:『你真是一个随时随地充满正面能量的人。』我都好想大喊:『我才没有!我大部分时间是很暗黑的!』因为有黑暗,才会对比出光明。只要有光明,就会有黑暗。」内页概念特别说明:正如书内随机可见的数张万千变化之宝爷彩色/黑白清新小写真──人生,就是戏耍同认真并存,幽默随伤心共生!封面概念特别说明:封面通红底色为作者指定之满江红,因为作者本人(无)怒髮冲冠,希望书封给他一个痛快。更趁乱植入作者本人(有)前额浏海,与三十三万粉丝众共拨浏海之愿,啾咪!宝爷:吸毒所带来的快乐,点滴都是被预支到透支的生命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