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无人趋势 >

对教改学者的公开信


2020-07-04


  政府做任何事都应该有一个原因,可是我们国家的大学入学制度一改再改,对我们普通老百姓来说,实在不知道是怎幺回事。

  要进入大学,有两种管道,一个是经过甄试管道,一个是经过叫做指定考试的管道。甄试也要考试,这种考试叫做学测,它只考高一和高二的内容。指定考试简称指考,考得比较难,因为它还包含了高三的内容。

  奇怪的是,甄试失败的同学要去考指考,也就是说,厉害的学生考容易的,不厉害的学生考难的,实在费解也。

  甄试完了以后会有一个成绩,每一科最高15级分,但是考生只能填六个志愿。对于很多考生来讲,这是相当难的事,因为他如果选的都是自己想进的科系,这些科系都是热门的,因此被选上的机会就会小。

  除非你考得好的不得了,每科都是满级分,那当然儘管填自己喜欢的科系。绝大多数的学生考得很平凡,但也不是最差的,这时他就要选一些所谓的备胎,那就是他并不喜欢去唸的科系,但这种科系比较容易被录取。

  我们可以想见青年学子和他的家长如何地伤脑筋。 的确,有很多的孩子因为填志愿的策略不对而全军覆没,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大家不要以为大学端没有问题,他们也有问题。很多系主任发现,如果他们选的都是考得最好的学生,这些学生往往并不是要进这个系的,他们仅仅是将这个系作为备胎而已。

  因此很多的大学坚持学生一定要来面试,面试的时候,那些教授们并不是要看这位学生的竞争力,而是要看这个学生是不是真心要来念这个系。

  如果发现某一位考生家住得很远,但是考的分数很高,极有可能被更好的大学科系录取,这些教授就认为这位学生不可取。这叫做高分落榜。这真是所谓尔虞我诈也。

  提到面试,这就更有趣了。很多大学不用面试,完全看备审资料。这种情况也引起家长感到不舒服,因为他们不知道那些教授如何根据备审资料做判断的。

  我也好奇,因此我问了好多教授,发现这些教授虽然看了备审资料,都不能根据备审资料而给某一考生打高分,当然也不敢打低分。也就是说,这个系最后仍然根据学测的结果决定录取与否的。所以考生花了很多时间準备备审资料,是不是在浪费人力和物力?

  也有系仍然坚持学生要来面试,他们的面试是反过来做的,由系主任用尽方法宣传这个系有多好,其目的不是在筛选学生,而是希望学生来念这个系。考生和家长绝对不会在这种情况之下表示对这个系的怀疑,一定会用尽方法表示对这个系的欣赏。

  我们国家有一个特别之处,就是入学方法一改再改。以今年为例,任何一所大学在决定学生能否参加第二阶段甄试的时候,只能根据四科考试成绩。这引起尖端学校的大塞车,因为同分的人实在太多。

  有一所明星大学的电机系,只收40个学生,可是有500人可以参加第二阶段甄试,最后放榜,备取392人。试问,这392人的家长会不会有一个疑问,究竟为什幺不能正取?

  有大学的电机系选学生的时候,只根据学生数学和自然科的考试成绩,而不算英文的成绩。这又是很奇怪的事,因为好的大学,如果学生的英文不好,是不能念这所大学的电机系。

  如果是联招,只要一次报名费,现在要缴交六个报名费。每个报名费起码一千元,六个就是六千元。万一六个都要面试,可以想见的是,家长要付出多少车马费。

  从高雄到台北的高铁是1415元,来回一个人就要将近三千元。如果家长陪同,要用掉六千元。即使搭火车,也要很多钱。还需要住宿费用。对弱势的孩子,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。

  备审资料更加对弱势孩子不利,有些弱势孩子的家庭有极大问题,为什幺想读大学,一定要告诉教授他的家世?反过来说,如果爸爸是外交部长,而你又是要考外交系,你一定会很喜欢这种甄试的办法,而且也不怕面试的刁难,反正对外交已经知道很多了。

  甄试的名额越来越多,指考的名额只剩25%,教育部居然准许这种事发生,实在令人不解。因为指考对于绝大多数的学生是很有利的,甄试应该是特殊选才,特殊的考生应该是少数,现在甄试的名额高达75%,如何解释呢?

  很多学者反对联招,强调甄试的好处,他们的说法是甄试可以适才适所,学生可以选他要进的科系。其实正好相反,因为甄试时只能填六个志愿,一般的考生被迫一定要填很多所谓的备胎,他们最后的下场也是进了那些他们不喜欢的科系。

  从以下的图可以看出大学休/退学的比率越来越大,甄试真的对我们国家好吗? 我们国家的确有一批教授是非常有理想的,他们下定决心要将大学入学制度和美国差不多,因为美国是採取申请入学制度的。

对教改学者的公开信

  问题是,他们似乎空有理想,而不知民间疾苦,他们完全不知道很多偏乡学校的真相。以后的高中教育会强调选修,要参加甄试,备审资料叫做P(Portfolio),这就是所谓学习历程档案。这个档案里会记录学生选修什幺课,做了什幺研究。

  这听起来都是很好的,可是希望台北的那些大教授到偏乡高中看看,他们能找到老师教写程式吗?他们能够开设很多选修课吗?如果一个城市有大学,选修课就会琳瑯满目,从AI到奈米,都可以有人教。这种做法对偏乡的弱势学生是极为不利的。

  偏乡的孩子做研究的机会是很少的,可是如果一个中学生的爸爸会写程式,他当然也就可以写一些很有趣的程式。如果他的爸爸是生物方面的教授,他也就可以做一些实验。似乎想出这些花样的教授们,不知道这种作法对强势学生是极有利的,而对弱势学生是极不有利的。

  可是对城市里的高中生就真的有利吗?不要忘了,对任何一个学生而言,最重要的是要在国英数上下功夫,因为将来的社会千变万化,你在高中将这些基础学问学好,将来就可以应付各种的变化。

  你如果在高中学了很多花拳绣腿,不要忘记,这些花拳绣腿可能被淘汰得一乾二净,而且因为你选修了太多的课,基础反而薄弱了,最后你的竞争力就会减少了。

  我很讶异政府为什幺不要学生在基础学问上学得更好,这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事。假如国家要发展通讯,工程师的数学一定要非常好的。

  如果我们国家要发展半导体工业,工程师的化学一定要非常好的,如果我们要有好的机械工业,工程师的物理也绝对要非常好的,如果我们希望国家有好的外交官,这些人起码要英文相当之好。

  如果我们希望国民有很好的普通常识,学生绝对要在国文上有相当深厚的素养。政府官员难道都不知道吗? 现在政府强调选修,势必减少必修,很多教授在担心这件事,可是好像一点用都没有。大家只有叹气的份。

  我希望热衷于教改的教授们回答三个问题:

  (1) 学生的程度因为教改而提高了吗?

  (2) 学生的压力因为教改而减轻了吗?

  (3) 学校因为教改而能找到更好的学生吗?

-------
  母亲节前夕,一群妈妈响应李家同的号召,要到教育部前抗议,请政府回答这三个问题,家长已经到忍耐的极限了!
  时间:5/11(六)早上10点
  地点:教育部大门前(北市中山南路5号)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