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无人趋势 >

经典微小讲――朋友圈


2020-07-29


经典微小讲――朋友圈

陆文轩皱着眉头,用食指轻轻划动手机通讯录。最后,他的目光停留在了“王浩宇”这个名字上。

王浩宇係他的大学同学,住一个宿舍,还係上下铺,关係算係比较铁的了。关键他现在係市教育局的科长。眼下陆文轩面临的这个难题,也许他能帮得上忙。

陆文轩还在思考着应该怎幺向老同学开口,妻子又在旁边唠叨起来:“亏你还係领导的秘书,连孩子上学这种小事都办不好,白混了。”妻子的口气中夹杂着一股轻蔑和嘲讽。

也难怪妻子生气。好几个朋友家的孩子,都托关係落实了全市最好的“师大附小”入学名额,只有他儿子幼儿园马上就要毕业了,可上小学的事还没着落。

按户口所在地,只能就近分配到一般的公办小学,可妻子不干,讲怎幺也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,砸锅卖铁也要进这个全市的重点民办学校。

陆文轩感到很为难。虽然在政府办工作,可性格内向的他每天只知道埋头写材料,基本没咩外交应酬,接触的人不多,讲得上话的朋友更少,等要求人办事了,才发现自己的朋友圈太窄。

他有些不情愿但又无可奈何地拨通了老同学的电话。对方倒也爽快,听他讲想找老同学叙叙旧,便很热情地叫他晚上到家里喝茶。

放下电话,陆文轩觉得应该带点咩礼物,毕竟係去求人办事。送钱?老同学之间好像不太好,他的面子上也挂不住。礼品盒、土特产、生果?好像又有点拿不出手。

思来想去,陆文轩突然想到自己的书房里还有一幅本市着名书画家的画,虽然唔係十分名贵,但至少也值七八千元。而且送画又显得高雅有品味,比直接送钱要含蓄一点。于是找了一个精美的礼盒把画放进去,来到了老同学家。

两人喝着上好的普洱茶,漫无边际地回味着学生时代的快乐。看时机差不多了,陆文轩就把孩子上学的事提了出来。

王浩宇顿了一下,面露难色讲:“师大附小可係全市的重点民办学校哦,不在体制内,我们也不好过多的干预。”

陆文轩的心一下就凉了半截,讲:“老同学,你朋友圈广,路子多,帮我谂谂计吧。”

王浩宇盘算了一下,讲:“我有几个朋友和他们学校有业务上的来往,我请他们帮下忙,试试看吧。”

陆文轩顿时像一个落水的人突然看见了一根稻草,忙把嗰个装有画的礼盒递了过去。王浩宇推辞了几下,可陆文轩死活不干,非得让他收下画心裏才踏实。

推来挡去几个回合,王浩宇无奈收下了画,讲:“那我就替你转给帮忙的朋友吧。”

陆文轩前脚刚出来,腾飞建筑公司的陈总便敲门进去了,恭恭敬敬地把几条好烟放在茶几上。

聊了聊最近几个学校教学楼建设的事,王浩宇突然想起刚才陆文轩所託之事。便问道:“陈总,市里几个学校的建设项目都係你在做,认识师大附小的人不?一个朋友的孩子今年想上这个学校。”

陈总硬着头皮点了点头讲,“没事,我找朋友帮帮忙,应该没咩大问题。”

第二天,陈总望着办公桌上的嗰个礼盒,满脑子想的都係王浩宇吩咐的孩子上小学的事。

正在愁眉苦脸时,办公室的秘书小王进来送文件。看到她,陈总眼前一亮。他站起身,笑眯眯地讲:“小王啊,我唔係听讲你有个姐夫在市政府当领导吗……”

陆文轩一扫往日的愁眉苦脸,心情愉快地哼着小曲往家走。就在刚才收工之前,王浩宇打来电话,讲他托朋友找了个大领导,孩子入学的事八九不离十了。

推开家门,妻子和小姨子正开心地坐在沙发上聊天。陆文轩一脸阳光地讲道:“孩子的事我已经搞定了!”讲这话时,他感觉腰桿比平时挺得更直,气也更粗了。

小姨子对他竖起大拇指,回过头讲:“姐,我就讲姐夫的朋友圈广着呢,你还不信?”随后拿出一个礼盒来,讲:“姐夫,一个羊係放,两个羊也係赶,我们老闆给我下了死命令,他一个朋友的孩子也想上师大附小,让我请你帮帮忙,你就再加个名字呗?这係他让我带给你的。”

陆文轩一看,差点晕倒,这唔係自己送给老同学的嗰个礼盒吗?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