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最强通讯 >

即使只有一只手臂与一只眼,也要用力拥抱自由与平等价值──南非


2020-06-22


即使只有一只手臂与一只眼,也要用力拥抱自由与平等价值──南非

「奥比大法官虽然只有一只臂膀,但却有神奇的力量。」《勇不放弃:唐奖得主的故事》作者也同时是新书发表会的对谈人许芳菊如此形容。她表示,自己在写这本书,认识唐奖首届法治奖得主奥比‧萨克斯(Albie Sachs)之前,也曾认为南非跟台湾没什幺关係,感觉很遥远,但研究之后才知道除了奥比的故事太感人非常戏剧化之外,原来台湾与南非竟也存在着许多共同点。

许芳菊细数:1988年,台湾解严后一年,蒋经国总统过世,从此掀起风起云涌的民主改革浪潮,同一年奥比法官也在莫三比克的街头,遭到南非政府的暗杀攻击,他当场倒在自己的血泊里,失去了自己的一只手臂与一只眼睛视力。

在追求民主的过程中,台湾与南非都经历的族群撕裂的痛苦,承受了某种程度的专制独裁,也在几乎相同的时间,掀起民主改革浪潮,走出自己的方向。以下是新书发表会中,重要的对谈记录:

许:南非与台湾的许多共同点,让我在写奥比故事时感到无比澎湃,从他的故事里,我们可以看到南非如何从专制走向民主,看到一个被撕裂的社会如何被重新疗癒、和解,一个没有人权、自由与公平的国家,如何透过民主奋斗,得到一套世人尊重的宪法体制。在伤痛慢慢地被化解、和解之后,国家也因而可以往前进。

这段历程非常可贵,也非常值得现在的台湾参考。奥比法官本身是白人,在南非的种族隔离政策下,他原来是可以享受白人政策与特权,是在什幺样的环境与原因下,让你身为白人却愿意放下特权,站出来对抗种族隔离政策?

奥比:我并不是选择这幺做,我是生来就必然如此。我妈妈为一位黑人政治领袖工作,我父亲则是工会的领导人。我在一个既有挣扎又充满理念的家庭中长大。(在这个环境里),理念很重要、你的心很重要、价值也很重要,在在都比物质更重要。

对我来说,争取自由从来都不是牺牲,我并没有牺牲自己的事业或位置等,对我来说,我乐于参与这些对我意义重大的运动,随之而来的价值也远大于我的肤色所带来的物质享受。

此外,白人肤色反而会让人被隔绝在自己的既有环境与自己的国家里。我们白人自认为优越,让我们与音乐、心、灵、热情、温暖绝缘。正因为参与了运动,我才能跟诸如曼德拉这样的人认识,我学到如何在公开的场合唱歌,如果你们愿意,我等等也可以在这里唱。我学到跳舞,学到如何抛开我的肤色。所以这从来不是牺牲,对我来说这是一连串美好的发现之旅。

许:其实奥比唱歌非常好听,他每次演讲都会小唱一段。希望今天也能有机会听到。他 17 岁就开始为人权奋斗追求的过程,曾经被囚禁、刑求、暗杀,甚至被流放在海外 20、30 年,是什幺样的力量让奥比法官一直坚持下去,争取公平、正义、法治?

奥比:首先,这绝对不只我,像曼德拉也在监狱度过了 27 年,我也有一个好朋友在监狱里关了 22 年,我的某些伙伴则没从炸弹攻击里活下来。我们是一个世代的团队,由共同的理想所牵繫起来,而且却远不只如此。

我们热爱生命、享受生命、争执、相爱、唱歌……杰斯伯(Abby Ginzberg)曾经拍了一部关于我的记录片,很棒的一部记录片,但有一个部分,她试着拍了一些照片,看起来都相当悲伤而阴暗,我告诉她,不是这样的!我们是自由斗士,我们很享受这样的过程,我们歌唱,而且也深信这个演进变化的过程,我们从来没有丢失这个部分,从来没有!

即使在监狱的小空间里,即使被单独监禁,我都会这样跟自己唱歌。被单独隔离是很可怕的经历,很痛苦、很糟糕。所以我会藉着唱歌,试着让自己的精神稍微振作,从A开始按照字母唱,从Always、Because、Charmaine……,唱依些1963年人人都喜欢热门歌曲,我最爱的一首歌是〈Always〉。当时我是根据南非的九十日法被拘禁,不需审判、不需律师、不能跟外界联络,警察就能把人拘禁九十天,然后把你放了两分钟之后,就可以再你关九十天,所以我会唱这首欧文·柏林(Irving Berlin)写给他太太的歌〈Always〉。

「我将永远在此,年复一年,永远,在这个狭小的牢房里,我知道,我将住得悠哉舒适,永远,永远。我将永远驻足,永不气馁,不只是一小时,不只是一星期,不只是九十天,而是永远。」

我要求我的翻译也要用中文唱(全场大笑!)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